回忆在湖南师大买书的那些日子
2021-04-23    

【摘要】他的思绪一下飘到了三十多年前在湖南师范大学读书时,为了买书,挖空心思筹钱的情形,如在昨日。 . . .

 
书香飘洒在青春的脸
——回忆在湖南师大买书的那些日子
 
文/高金平
 
 
  今天是世界读书日,单位干部职工在石门南乡起义旧址、夹山寺进京赶考启示园进行现场教学后,又来到逸迩阁书院开展党史教育活动。看到一个个读者在逸迩阁认真阅读的情形,作为创始人之一的我心里很是欣慰。突然,有个高个年轻人跑到我的跟前,问我道,伯伯,你怎么有这么多的书啊?该怎么回答他呢。望着眼前这张洋溢着青春的脸,我的思绪一下飘到了三十多年前在湖南师范大学读书时,为了买书,挖空心思筹钱的情形,如在昨日。
 
休息日的高金平先生在书院做“义工”
 
 

捡废纸

 
  三十三年前,我十八岁,因成绩优异被常德师范推荐保送到湖师大学习。一年后,我隔壁的易姐姐也考到这里,我们由青梅竹马变成了校友。他乡遇故知,我们彼此关心,有什么困难一起想办法。我喜欢买书的习惯是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有了,有时为了买书把父亲给的吃早餐的钱都用了,自己饿着肚子上课,那时我一米七八的个子,体重却只有百斤,父亲为此没少责骂我,但每次都会故意多给我零花钱,他知道我除了买书,绝不会乱花钱。
 
大学时代的高金平(上排左七)
 
  上大学时,每逢周末,我都会把易姐姐邀起去黄泥街、府正街、新民路的旧书摊买书。那时因家境尚可,父母给我俩的零花钱相比许多同学算是充足的,但对我这个嗜书如命的人来说,永远都是不够的。怎么办呢,男儿十八当立志,总是拿父母的血汗钱买书也于心不忍。我决定搞勤工俭学,把想法给小姐姐一说,没想到我们一拍即合,说干就干。
 
  我们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路上,寻找着商机。在学校大门不远处看到有家“二里半废品收购店”,我心头一亮,一把牵着她的手走进店子。店老板自称姓毛,是个约五十来岁的男人,黝黑微胖,有点浑浊的眼神中有种生意人的狡黠。我问店老板怎么收废纸,多少钱一斤,毛老板说两毛一斤。
 
  走出废品店,我们相视一笑,终于找到了赚钱的路子,只要舍得流汗,就再也不用为买书没钱发愁了。
 
  湖南师大附近有好几所大学,如湖南大学、中南工业大学等,学校多,就意味着废纸更多,我们除了上好课完成学业,便是穿梭在楼栋教室间,不顾别人异样的眼神,我们坚定自己的信念,凭劳动创造财富,靠吃苦赚钱买书不丢人。
 
  捡废纸有时也会被人误解。有一次在学校上游村老图书馆那儿,我们发现大量字纸,欣喜若狂。当时天黑,我抱了一大堆往宿舍赶,吩咐易姐姐在原地守着。待我拿着蛇皮袋赶来,只见两个保安模样人打着电筒正盘问着她,她一把鼻涕一把泪解释着,很是委屈。后来,图书馆的王馆长知道我们收废纸卖钱买书的事迹,要写一篇励志文章在《湖南日报》宣传,因我们反对而作罢。
 
  几年下来,全校十多栋的楼栋管理员、学校保卫处的都混得很熟。我们几乎每晚都等同学们离开教室,收完字纸后才去休息,我们便成了全学校最晚进宿舍睡觉的。为了收废纸,每年放假时,我们也成了最迟回老家的了。我们知道,那些毕业的大师哥师姐们离校前会丢下不少书本,这是我们收获最多时节,看着一捆一捆的书,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。
 
  为了不让学校楼栋管理员、同室的同学们反感,我们把捡来的废纸整理得特别整齐、特别干净。收购店的老板看见我们的东西好,不像别的贩子故意把纸弄湿,甚至掺沙子,好使废纸重些,觉得我是个实在人,废纸价格就比别人多五分钱。时间久了,毛老板也被我们的精神感动了,他允许我用自己收来的废纸,调换他那里我需要的书,用一斤废纸调换一斤书。大学期间,我和易姐姐共捡废纸三万余斤,大概赚了近六、七千元。
 
 

采桂花

 
  母校坐落在岳麓山风景名胜核心景区内,世人常爱在每年十一、十二月来这里赏枫,在中秋、国庆时节来这里赏桂。而我对枫除了会背那首“停车坐爱枫林外,霜叶红于二月花”诗外,几乎没有多少印象。我最爱的不是赏桂,而是采桂。岳麓山的桂花树,最老的一棵百年老树在湖南大学爱晚亭那里,但最密盛的地方,却在湖南师大这边,在景德村、新华村、赫石坡的岳王庙周围。
 
  有一次我到荣湾镇的长沙西区车站旁,看见一家桂花糕店,人头攒动,我便随着顾客,跟着感觉走了进去,买了两块糕点,轻轻一嚼,喷香、松软、可口,难得的好味道。我问老板娘,是用真桂花做的吗?店老板说是。一个念头心头一闪,我似乎又找到了一个商机,去上山采桂花。
 
  岳麓山的气温比城区稍微低一些,温差较大,因此桂花绽放的时间也早一些,闭花的时间却又迟一些。为了使采的花不沾染尘土,我和易姐姐在街上买了不少薄膜,认真的铺在桂花树下,每天收两到三次,然后将鲜花小心翼翼的弄干净后,放在学堂坡的一家高姓家的阳台上晒。因是本家的缘故,又见我是个学生,是为买书在勤工俭学,很是支持,为此他们夫妻俩费心不少,给了我很多支持,至今还常念起他们。
 
  很多食品要用桂花做原材料,如酿桂花酒的、做蜜桂花的等等,桂花的需求量在持续增长,由于供不应求,桂花收购价从最初十二元每斤,涨到二十元每斤,我们也跟着受益,靠卖桂花每年能赚个千把元,买书不下五百本,那时物价不高,新书二到三元,旧书五毛左右。
 
夫妻俩在乡间漫步
 
 

倒文具

 
  一次路过五一路,在老省政府不远的一家文化用品店,看见里面的读书卡片很便宜,每百张1.5元,而湖南师大、湖南大学里面的文具店卖的读书卡片都是四元左右,我又一次发现了“新大陆”。立马和店老板攀谈起来,商定了“一口价”,把店子里的所有读书卡片全买,单价少三毛,也就是每百张1.2元。谈妥之后我利用周末立马赶回石门老家,向父亲借了二千元,一次性将五一文化用品店的读书卡片全买了,然后发动班上同学到长沙十多所高校走寝室、摆地摊,每本卖价2.8元。为了鼓励销售人员,我给销售团队提成四毛钱,两千多本卡片纯赚了两千元,直到现在仍留有不少读书卡片。除了买书,还给易姐姐买了条丝巾表达自己的爱意,三十多年了,这条丝巾至今被她小心翼翼收藏着,视若珍宝。
 
  靠着勤工俭学,我们赚了一些钱,这些都被我用来买书了,在1992年大学毕业时,我的藏书就达到了2.5万册,为今天的逸迩阁藏书60万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 
休息日买书
 
  因为共同的爱好,志趣相投,“书在囧途”的同时我也收获了自己的爱情,易姐姐从青梅竹马到校友,最后变成了我的妻子,在收书、藏书的路上,我们风雨同舟,一路向前……
 
高金平先生家人合影

 

上一篇:儿子,你回来了——《伊人芳踪》的故事
下一篇:最后一页